— Jane.liu-紫沫,另一种浮光

《寅时苏醒》(原)-紫沫

《寅时苏醒》


我在寅时醒来

如从月色边关打马而回

疲倦而又清朗

万千奋勇已跃城墙,领风而去

此时我已不是谁

只逐眼下这一缕身轻

 

窗外唯有雨

倚赖持续地声响

在黑暗里

组织起一种严密的背景

靠这凉薄夜色的间隔

不眠人得以退出大戏的帐幕

 

起夜,穿廊,来到厅屋

掌起豆灯

掠过盛年狂放的大理菊

腿传来勒马时的那种小悸痛

 

天际已腾一线微白

帐幕滑落,将消隐于山川

雨伫,风厉,鸟雀齐喑

灰绿的树林蜕下尖刻的面罩

手指在清醒的时光下轻轻颤栗

我依旧醒在了这样的世代里

13/01/2015

0 comments
Submit comment